On Holy Communion vs. Holy Mass, Transubstantiation, Consubstantiation, Calvin vs. Luther vs. Rome

In a recent FB debate, I am pushed to do this in depth research. In general, Calvin's view/analysis is the best. It's not transubstantiation of the Roman Catholics, nor consubstantiation (which is actually just transubstantiation but just saying that the flesh and blood are also bread and wine at the same time - as if they're very smart at that "supra-logical" statement) as Martin Luther puts it, nor is it just symbolic as Zwingli had it, which many evangelical and charismatics subscribe to.

Ligonier touched on Calvin's view, which Calvin largely discussed on in his Institutes, book 4, chapter 18: Of the Popish Mass. How it not only profanes, but annihilates. There are many more resources.

This is where I shall do in-depth study 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Projects, Theologization.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On Holy Communion vs. Holy Mass, Transubstantiation, Consubstantiation, Calvin vs. Luther vs. Rome

  1. timlyg says:

    A recent FB debate against Consubstantiation and Alex's help on another matter (Impeccability of Christ) lead me to learning this term: Extra Calvinisticum, which attacks Lutheran's consubstantiation rather triumphantly.

    Article by Kevin DeYoung (in case link broken):
    Theological Primer: The Extra Calvinisticum
    KEVIN DEYOUNG | JANUARY 10, 2017

    From time to time I try to post brief articles like this one as a short primer on some topic in systematic theology. The aim is clarity. The approach is brevity. No more than 500 words—starting now.

    The extra Calvinisticum teaches that in the Son’s incarnation the divine Logos is fully united to, but never fully contained within, the human nature.

    The term was originally a pejorative label given by Lutheran theologians in their debates with Reformed divines over the real presence of Christ in the Lord’s Supper. Whereas Lutherans affirmed the physical presence of Christ’s body in, with, and under the elements, Reformed theologians spoke of a real spiritual presence. In order to maintain their position (later termed consubstantiation), Lutherans argued that the attribute of omnipresence should be predicated not just of Christ’s divine nature, but also of his human nature.

    Reformed theologians, by contrast, held to a different understanding of the communicatio idiomatum (communion of properties), insisting that what can be said about either nature can be said about the Person of the Son, but cannot be automatically predicated to the other nature. Consequently, the divine Logos is omnipresent, but Christ’s human body is not. In other words, the Son, even in his incarnate state, is able to live a divine life outside (extra) his human nature. Or as the Heidelberg Catechism puts it: “Since divinity is not limited and is present everywhere, it is evident that Christ’s divinity is surely beyond the bounds of the humanity he has taken on, but at the same time his divinity is in and remains personally united to his humanity” (Q/A 48).

    While the doctrine may seem like unnecessary and overly precise doctrinal wrangling, the extra Calvinisticum is crucial for protecting a classic understanding of the incarnation. In fact, some have preferred the term extra Catholicum because even though the doctrine is attributed to John Calvin, it was clearly the position of church fathers like Augustine, Cyril, and Athanasius, and was taught throughout the Middle Ages. The extra is an important doctrine in that it safeguards the transcendence of Christ’s divine nature (i.e., it cannot be contained) and the genuineness of the human nature (i.e., it does not possess attributes reserved for divinity).

    The extra also reminds us that in the incarnation “the Son did not cease to be what he had always been” (Wellum, God the Son Incarnate, 332). He continued to sustain the universe (Col. 1:15-17; Heb. 1:1-3) and to exercise his divine attributes together with the Father and the Spirit. When Mary conceived a child by the power of the Holy Spirit, the divine nature did not undergo any essential change. Better to say the Person of the Son became incarnate than to say the divine nature took on human flesh (for the latter suggests the divine nature changed in its essential properties).

    All this means–because the divine nature did not undergo essential change–that in coming to earth, the Son of God did not abdicate his rule, but extended it. It also means–because the human nature was not swallowed up by the divine–that the Son’s earthly obedience was free and voluntary. In short, the extra protects a Chalcedonian understanding of the incarnation that Christ’s divine and human natures were indissolubly joined, yet “without confusion” and “without change.”

  2. timlyg says:

    Source: http://www.clwenan.com/simple/index.php?t15189.html
    【立圣餐日】圣餐——唐崇荣牧师

    每一个教会对圣餐都知道是重要的,每一个教会都应当遵守圣餐,因为这是基督赐给门徒的两大圣礼之一。
      在中古世纪,天主教以为自己可以找到更多更多、发现更多更多的丰富,结果就错了,他们把圣礼讲成七种,包括罪人在神父面前的告解礼,包括基督徒在神面前立约的婚礼,这些都认为是圣礼。我们是以基督教仪式主持的婚礼,他们说这是在神面前的圣礼。改教家认为这些太过繁杂、不合圣经,一定要去芜存菁,无论马丁路德、慈运理、加尔文都坚守圣经中神亲自藉着基督给教会的圣礼,只有两个:
      第一,就是:「你们要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这个是洗礼的圣礼,是从非基督徒变成基督徒的一个礼仪。
      第二,「你们已经信我的,在基督教里面已经成为肢体的,你们要彼此合而为一,所以你们要吃我给你们的饼、喝我给你们的杯」,这个叫做圣餐礼。
      洗礼,从教外进到基督的身体里面,这个是接受主、在众人面前见证的圣礼。已经信主的人彼此合一、表彰出来的第二个圣礼就是圣餐。
      圣餐有三大功用,第一,是纪念过去主的死。第二,是联合现在所有的圣徒合而为一。第三,盼望将来基督再来的时候,我们在羔羊的筵席与主一同吃喝的那一种进到永恒以前的终久性的合一的一个记号。所以是:纪念过去、联合现在、盼望将来。大家说:「纪念过去、联合现在、盼望将来」。
      圣餐是谁可以领受的呢?在雅加达有一些灵恩派的人认为谁要守都可以,谁要吃都可以。谁要结婚,不信主的也给他证婚,使人觉的作基督徒没有困难,很容易,会友就会增加、大家都会来。结果把一大堆闲杂人带到上帝的家里,使基督教没有本质、没有界线,变成跟社会一样,不同的地方只是他们唱的是基督教的圣诗,然后奉耶稣名祷告,阿们。有犯奸淫的,有赌博、喝酒的,有乱七八糟的,有一大群不必负责任、不必谈信仰、没有背十字架、不必付代价的人,也随便可以领受圣餐。我们不是。
      圣餐既然是纪念过去,中心就是基督的死,基督为我们舍去祂的身体、为我们流出祂的宝血。只有这一个,才是使我们能纪念、使我们能合一的原因。如果跟「基督为我代死」这个信仰没有发生关系,就不需要守圣餐,正因为基督为我死,我纪念祂;基督成为众教会,无论万方、万国、万民、万族的人,藉着信祂,用祂的宝血把我们买赎回来,我们归于上帝,所以我们纪念祂。
      第二,联合现在。所谓联合现在,因为耶稣基督的身体是圣而公的教会。大家说:「耶稣基督的身体是圣而公的教会」。「圣而公的教会」是不是圣公会?不是。圣公会是Anglican church,英国国教,英国国教在改教中是最不荣耀的一个改教。马丁路德改教是为了信仰,加尔文改教是为了建立纯正的教义,而英国的改教是因为教皇不赞成皇帝离婚、结婚,所以他就宣佈脱离天主教。所以英国国教的改教,是最不荣耀的改教。但是,也不能因为皇帝Henry VIII以个人的利害关系宣布脱离天主教,所以就说英国国教的信仰就是不对,相反的,英国国教虽然引发了这件事才与天主教分裂,但他们里面忠于圣经的神学家,还是很好,还是很伟大。所以藉着这件事他们分开,但之后有很多是走在很归正的神学路线中的圣徒。
      中国教会守圣餐就是小群,聚会所一种,以为自己才对。圣餐是叫你合一,不是叫你分裂,因为圣餐跟你的教会不同,你就不守圣餐,你有自由,我不管你,但我叫你回头思想,圣餐是叫我们合一,不是叫我们分裂。形式不一样不重要,但是里面的原则一样重要。有的教会要蒙头,有的教会不蒙头;有的教会蒙头用一块白布,有的用一个黑纱。你说:「这就是我顺服」,把相对的东西绝对化,绝对到一个地步:你跟我不一样,你就不是我的弟兄。这样你就中了魔鬼的诡计。
      圣餐的第一个解释,就是13世纪的天主教受亚里士多德影响,产生一种「形上学」的结合,也就是Transubstantiation theory,化质说。神父一祷告,圣餐那一块饼,就变成耶稣两千年前在十字架上的肉,真正的肉,现在跑到这里来,因为变质了。怎么变呢?神大有能力啊!耶稣把五饼二鱼祝谢了后就变成五千个人吃饱的真正的生命之粮。耶稣说:「这是我的身体,为你舍的」,祂就擘开了。这是我的身体。
      从爱尔兰来的Maxwell Al教授说:弟兄们,耶稣说:「这是我的身体」,祂的身体就在桌子旁边,不在饼里面,因为祂的身体还在,然后说:「这是我的身体,为你擘开的」,你就把祂的身体忘记,把这个当作祂的身体吗?这是表示祂为我死,而不是变成死了的肉。所以我们不接受天主教的「变质说」。这是第一种圣餐的理论。这个叫做Transubstantiation。
      马丁路德看出这个不对,所以说,当我们擘饼、守圣餐的时候,耶稣的肉在哪里?耶稣的肉就变成这个吗?这个就变成耶稣的肉吗?不是。他说:因为这个理论,耶稣就同在了,所以耶稣就在圣餐的饼里面、在圣餐的杯里面与我们同在,所以我们虽然知道这不是真正的身体,但这里真正有耶稣同在。
      我们守圣餐的时候,主有没有同在?有没有?我们聚会的时候主有没有同在?是不是有一块肉在那边:「主说我同在,这一块肉就是我同在」,是不是?不是。因为祂的肉已经因为复活,成了复活的生命。所以不是跟我们这个会死的血肉这种物质的身体一样,祂已经成荣耀的、不朽的、永恒的、强壮的身体。这五个本质:永恒的、不朽的、强壮的、荣耀的、属灵的,这个身体就是哥林多前书第15章给我们看见的,当号角吹响,我们的身体就变化了,我们从暂时的变成永恒的,从这能病的、软弱的变成强壮的,从羞辱变成荣耀,从属地的变成属天的。这五种的变化就使我们像耶稣基督,而祂的复活就是我们初熟的果子。
      就像马丁路德想的,我们开始脱离天主教的错误:一擘饼后变成真正耶稣的身体。不,是主与我们同在。那么主与我们同在,在哪里?马丁路德说:在饼里、在杯里。这个叫做Consubstantiation theory,不是「变质说」,是「同质说」,同在的本质是在饼跟杯里面。
      第三个理论是慈运理的理论。慈运理也是一个改教家,年壮的时候战死,很可惜,他对全世界最大的贡献就是:不是「变质说」,也不是「同质说」,是什么?是「象征说」:这个不是身体,这个也不是变成身体,主也不在这饼里面;饼里面有没有主?没有。他说这个不过是象征。「你们要如此行,为的是纪念我」,所以你们藉着这个圣餐领受的时候,你们要纪念我,纪念才是重点,不是这里面有没有主同在、有没有变成主的身体为同在、为变质。是不是变成主的身体,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你们藉此就纪念我。所以这个叫做Symbolism,「象征说」。
      最后最年轻的改教家加尔文说:让我们好好明白什么叫做圣餐。圣餐是物质,不会变成耶稣物质的身体。因为耶稣那物质的身体是道成肉身,历史上只有一次,没有重复。所以这个肉不会变成饼,饼也不会变成耶稣死的那一天那个身体;血淋淋的那个身体变成在这裡,不会。他拒绝Transubstantiation theory,不接受「变质说」。耶稣不是进到这个物质里面跟这个饼同在,所以他也拒绝第二个,马丁路德的理论,不接受Consubstantiation theory,「同质说」。他也不接受慈运理的单单象征。如果单单象征,那有什么意义严肃、神圣到这个地步,要我们在主的面前施行呢?所以他提到一个最好的理论。
      他说:「我们用信心纪念主的时候,我们就在这饼的面前,我们看见主与我们同在」。明白了吗?不是主在面包里面,与面包同在;不是面包变成主的身体;也不是单单这个只是一个象征,而是真正的主在我们中间,叫一切信祂的人在纪念祂的时候,我们就用信心看见主与我们同在。这个就是归正神学的圣餐观。
      可能你是聚会所来的,可能你是路德会来的,可能你是福音派来的,无论如何,圣餐是叫我们合一,不要因为是一个饼、是不是一个饼、是一个杯、或者很多杯、是不是因为有酵、无酵,为这些东西争到最后而分裂。我们今天就照着有可能的去了解,主不在饼里,主不是与饼同在,饼也不会变成主的身体,这也不是单单一个象征而已。马丁路德气慈运理,气到在他的信里写一句话:「这个人是不是重生得救的基督徒,我都怀疑!」极端到这个地步。我们不要这样,每一个人对圣餐是一个饼、很多饼,有不同的持见、有不同的主张,因为照你所知道的有限性,你解释了你的圣餐观,我们不要多费力,如果我这里用一个大饼、一个杯作为象征,然后把它分开来,就应当觉得主是本来是一位的主,我们共同领受祂。
      我现在问你,耶稣把五饼二鱼分给大家吃的时候,是不是用那原先的饼一个一直递、一直递,彼得来,你拿给他,拿给五千个人再拿回来,然后再把鱼给你拿去给五千个人再拿回来?或者就这样一直分、一直分呢?就一直分、一直分。所以一个饼表示我们原是合一的,一个杯表示我们原是一位主为我们流血,然后你把它倒在小杯里面,不要因此而感觉到有所妨碍,因为我们原是同一位主,一个身体为我们擘开,一个主的身体为我们流血,然后把它分成小杯或者一个大杯都不要紧。有一些聚会只有五十个人,那么就一个大杯,你喝一点、我喝一点,结果发现有的咳嗽很厉害,有的有传染病,所以有的就用酒精擦了再喝,再擦了才传,后来SARS来的时候更害怕,守圣餐的人越来越少,因为一喝了回去就死了怎么办呢?所以是最后的圣餐,不是最后的晚餐。这引起了很多心理上的问题。所以我们不要因在细节上忘记了大题:合一才是真正的大题。
      我们选的样式就是把饼跟杯分到你的手中,你们领受了,站起来,一同祷告,然后才用信心接受与我们同在的主,藉着杯来纪念祂。我们大家站起来祷告,唱诗:十字架,十字架,永是我的荣耀,我众罪都洗清洁,唯靠耶穌宝血。
      低头祷告:
      主啊,我们感谢你,你曾经从天上到地上来,放弃你的尊贵荣耀、放弃你的宝座权威,你谦卑的降卑为人,你谦卑的进入物质的世界,你要把你永恒上帝的尊严在人间成为与人同在的道成肉身,我们感谢、我们赞美你。你曾经经过了世界的痛苦、人的轻看、罪人给你的定罪,把你钉在十字架上,破开你的身体,如同在摩西时代磐石被击打了,就流出活水来。你为我们死、你为我们流血、你为我们担当我们的罪,我们听见你的仆人约翰说:「看哪,上帝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主啊,除了你以外我们没有主,除了十字架以外我们没有救恩,除了你宝血以外我们没有救赎的恩典。主啊,感谢赞美你,因为你的得胜,你把死亡、把撒旦、把罪恶、把律法的咒诅都为我们解除了,因为你从死里复活,你为我们打开了天上的门,使我们成为永远有盼望的人。今天我们成了何等样的人都是你的恩才成的,今天你使我们有机会再一次思想什么叫做圣餐、什么叫做合一、什么叫做你的救赎,使我们与全世界各时各代、各民各族所有被你拣选相信的人一同合而为一,我们感谢你。感谢你给我们有一个敬拜、事奉你、纪念你,合一的圣餐,求主使我们的心合而为一,求主与我们同在。现在求主你洁净我们的心,使我们存着敬畏主的心,恐惧战兢地到你的面前,我们要承认我们的罪,我们要求主的宝血再一次洁净我们,使我们成为配得领受圣餐的人。求主洁净我们,我们认罪祷告,求主使我们可以祷告:
      主啊,感谢赞美你,因为你的恩你的爱,你与我们同在,你没有撇下我们、没有丢弃我们,你怜悯我们,给我们听见你的话,给我们领受你的救恩,给我们今天在这个地方看见你的饼、你的杯,知道你为我们死的奥秘,使我们今天回到你的面前来。我们把一切荣耀归给你,愿主施恩,愿主你成全,愿主捆绑撒旦的作为,你没有撇下我们,你与我们同在,我们感谢,我们赞美你,求主施恩,求主赐福,求主怜悯,求主引导。主啊,离开你,我们不能做什么。我们如今愿意把我们的心、我们的身、我们的思想、我们的心灵、我们的行为、我们的言语、我们的手作的工都交托给你,你一一洁净我们,用你的宝血洗净我们,主啊,使我们在你面前成为合你使用、蒙你悦纳,在你面前有主你自己所愿意洁净、愿意接纳的状况与地位,来讨你喜悦。主啊,你听我们的祷告。我为我们弟兄姊妹祷告,求主预备我们的心,实实在在使我们倒空自己,使我们实实在在专仰望你,使我们单一爱你,你听我们的祷告,我们仰望祈求,奉主耶稣基督得胜的尊名祈求的。阿们。
      安静在主面前:
      若不是父吸引人,主耶稣说,没有人能到我这里来,到我这里来的,我一个也不撇下他。凡父所赐给我的,我要叫他从死里复活,连一个也不失落。因为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我为你们擘开身体,我为你们流出宝血,你们若吃我的肉、喝我的血,必有永远的生命在你里面。愿上帝把信心赐给我们。阿们。
      一同唱诗,
      「我未曾谦卑,直到主呼召我,我才回到主面前来」:
      以往我未曾谦卑,主!我一向自以为义,直到祢向我显现,
      主!我才俯伏在地;我虽然常逼迫祢,主!祢大恩却将我寻回。
      祢奇妙爱折服我心,主!我愿终生属于祢。
      以往我心眼失明,主!我摸索在黑暗中,直到祢赐我信心,
      主!我才归向光明;我虽在撒旦权下,主!祢大能却调我脚步。
      祢大权能改变我心,主!我愿终生归向祢。
      以往我硬着颈项,主!我喜爱偏行己路,直到祢自天呼召,
      主!我才顺祢旨意;我虽常抗拒圣灵,主!祢大爱却熔化我心。
      祢道路高过我道路,主!祢今差我我必去。
      我们一同面向我们的主,手中拿着饼、拿着杯,以敬畏战兢的心纪念为我们在十字架上死的耶稣基督。祂在被卖的那一夜,举起饼来擘开说:这是我的身体,为你擘开的,你们要常常如此行,为的是纪念我。以后又拿起杯来说:这是为你们所流的血,所设立的新约,你们要常常如此行,为的是纪念我。人为朋友舍命,爱没有比这个更大的,上帝把祂的独生子赐下为我们死,牺牲没有比这个更大的。最大的上帝赐下最大的礼物与最大的牺牲、最大的痛苦、最大的刑罚,在十字架上代替我、代替我。我们纵使粉身碎骨、鞠躬尽瘁,也没有办法报答主恩典的万分之一。如今,但愿那真心、蒙主拣选、受圣灵感动、愿意一生一世走在祂旨意中间的人,对主说:
      主啊,我爱你比一切更深。不是我爱你,是你先爱我。你把爱你的爱放在我的里面,使不能爱你的我,成为可以爱你。主啊,我若爱你,这是你所知道的,这样的事奉是理所当然的。主啊,我若不爱你,我就可咒可诅,因为你必快来。愿你保守我以下的时日,使我有生之年不是为己而活,乃是为你―已经为我死而复活的主而活。在我软弱的时候,求你加力量;当我跌倒的时候,求你扶起我;当我存悖逆的心时,求你鞭打我,你用你的杖、你的竿安慰我,使我行过死荫的幽谷,使我走完旷野的道路,直到见你面的时候,你在撒旦面前为我摆设筵席,使我在羔羊的筵席里面有分,以后进入永恒的荣耀,与你一同承受父给我的恩典。主耶稣啊,接纳我的祷告。
      我们如今用信心看见,藉着饼与杯所表示的,神的应许与我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如今我们与历世历代、万国万民、所有被拣选、因信来到上帝面前的人一同领受主的饼。
      我们又用信心与历世历代、万国万民、且蒙拣选、相信耶稣基督的人一同领受主的杯。
      我们安静在主的面前。一同念主祷文:
      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兄恶,因我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直到永远,阿们。
      你们充充满满、丰丰富富领受了神很大的恩典。我是全世界一个很小的布道团,但是用最少的钱、最大的努力,尽量作荣神益人、使多人蒙福的工作。你们亲自经历了,你们亲自看见了,过去你们只听人家讲,只听录音带,然后人家也给你们一个名称,叫做「唐迷」。现在我要告诉你,我从来没有要把你们带到我面前,我是把你们带到基督里面、带到基督丰富的恩典里面。
      我已经七十岁,不知道还能不能活十年,会不会有力量再讲五年,但是这五年,我们每一年大概有15个城市的大布道会,每一年要面对几十万人传福音。我们没有靠一个人、没有募一块钱,我们都是仰望上帝。没有一个人是为自己要发财而事奉主,都是为发展神的工作。有多少就作更大的,主给了,再作更大的,就这样。从美国宗教界来看,这一个布道团什么钱都没有,但什么事都敢做得这么大,因为我们相信我们上帝是活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